芷_日常沉迷弹丸

你好这儿芷!主厨弹丸/eva/终炽/怪J等等,是个死宅x虽然产力低下但也会想写点文画点画,以及我超——想交朋友的,无论如何来请跟我聊聊吧♡同时企鹅号616920628欢迎x

【语c】由水管引发的一系列事情

突然被提议【比如水管破了怎么样】这个建议就开始语c了xx
这里也是第一次玩群语c而且本来就是个小白…然后还是有很多想说的放到后记吧!包括一些感想啊对人物的理解啊。
为了整洁度没有放本体聊天
下面职员表x【按出场顺序进行,有些没lof就不艾特了ww】
王马小吉……芷【这里看我看我xx】
最原终一……压床
天海兰太郎……番心【 @三瓣橘柚
赤松枫……翼语
百田解斗……茑萝【 @茑与女萝
春川魔姬……落阳【 @Raku小洛
应要求艾特一下茶桑ww @苏子茶

王马小吉
【深夜的才囚学院陷入了睡眠,悄悄的趁着大家都无意识的时候打开房门,脸上挂着恶作剧孩子的笑容走向…】“呢嘻嘻…这样就好啦!”【得意的抬头看向自己的作品,拿着工具的手挥去额头的汗液】“大功告成…收工!!不知道明天谁会是倒霉鬼呢~♪”【小声哼着曲子回到房间】

最原终一
【早晨迷迷糊糊来到厕所,想用冷水洗脸提提神,结果水龙头刚一打开,水管就炸开了,一个不留神全身都被冷水淋了个遍】……???【一脸懵逼地跑出厕所,看着还在滴水的自己,不知道该怎么办,结果就撞上了刚好来厕所的某人】

天海兰太郎
最原君?……你怎么湿了?

最原终一
【感觉天海的问题似乎有哪里不对,不过也没有在意这些,老老实实地回答】厕所的水管……炸了。

天海兰太郎
…………炸了?【走进厕所】【一愣】……感觉到一股恶意啊。

赤松枫
【刚好路过厕所,看见最原和天海】“最原君?你身上怎么全是水啊……我帮你擦擦。”【从背包里取出手帕,有些心疼的帮最原擦水。】

最原终一
【脸微微一红,接过赤松手里的纸巾】那个,我,我自己来就好了,谢谢赤松桑。

百田解斗
【路过厕所,看到浑身湿漉漉的最原和帮他擦身体的赤松】咦,终一,怎么了?【听到天海的声音,走进厕所,大喊】水管怎么炸了?!

赤松枫
【反应过来,询问道】“是水管爆了么?不会又是王马君干的吧?”

天海兰太郎
【手指向喷水的水管】你们看,有扳手旋转的痕迹

赤松枫
【站在厕所外并没有进去】“唔……你们先试着修修吧!我去吧其他人找来。”【然后往食堂走去】

王马小吉
【听到巨大的声响拖着步子走来,穿着睡衣仍未清醒,用手揉揉眼睛】“唔…怎么了…”【随后看见湿了一身的最原和不停喷着水的水管,瞬间清醒过来,张开嘴却无法突出音节】“……”

春川魔姬
【对比食堂厕所方向意外的喧闹,微皱了皱眉循声而去,询问了正好朝自己走来的赤松】发生什么事?

天海兰太郎
【看看王马小吉】王马君晚上有来过厕所吗?

赤松枫
【看到魔姬,有些急切的和她说明情况】“男厕所的水管坏了,最原君也被溅了一身水。”

王马小吉
【看向凑过来的天海】没有啊…说到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【露出惊恐的神色仿佛被吓着了一般】话说最原酱…【注意力从水管转向面前湿透的人,脸上的表情瞬间有些变化,脸也稍稍红起来】噗…【最后忍笑未遂的出声】

最原终一
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心想“其实不用强调我被溅了一身水也可以吧……”】

百田解斗
【相比与冷静的天海君,情绪激动,指着水流不止的水管】王马!这是不是你干的!

王马小吉
【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露出有些不明所以的表情】什么啊…明明自己没有看到就不要随便怀疑别人嘛!!【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顾着脸反驳百田】

百田解斗
【对着小吉,激动】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赤松枫
【带着魔姬过来的路上】

春川魔姬
【惊讶于突发情形,未将此多流露于面上转而镇静问道】找到入间了么?

赤松枫
【手撑着下巴想了想】“入间同学的话好像还在研究教室的样子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原终一
【站出来打了个圆场】算了,现在当务之急是吧水管修好,不然大家会很不方便的……我先回去洗个澡吧……【看了王马君一眼,抿着唇,没有说什么】

赤松枫
【刚好走到厕所,闻言有些担心】“最原君,没事吧?没有着凉吧?不舒服的话要和大家说哦。”

王马小吉
【生气的欲伸出手指百田,听到最原的话瞬间便放弃,换成原来轻松的表情】嘛…既然最原酱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跟笨蛋斤斤计较啦~♪【目送最原离去的身影,用欢快的语气道别】byebye~最原酱好好洗噢~♪

最原终一
【微笑着对赤松摇了摇头】没关系的,谢谢赤松桑。【转身离开的时候听到小吉的话差点跌了一跤,连忙站稳后快步走回房间】

赤松枫
【皱了皱眉,更加担心了】“果然有事吧,差点要跌跤了……大家,我也先去吃饭了,一会儿见。”【说着向食堂走去】

百田解斗
【看向破裂的水管】放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我看看能不能修。

天海兰太郎
【撸袖子】“我来帮忙。”

春川魔姬
【意料之外的混乱场景,在男厕门口没犹豫就进入一睹水管情形,见一群人挤在水管前叹了口气,悄悄递给百田一个扳手】这个,拿去用吧。

王马小吉
【看着开始动作的两个人询问】要我也来帮帮吗?【露出笑容】

百田解斗
【无视小吉,自然地接过maki手上的扳手开始修理】

王马小吉
【被无视的感觉让心里有些难受】…【又不好多说些什么于是走到门口,靠着门框注视着里面手忙脚乱的人】

百田解斗
【一边修理一边自然地问maki奇怪的问题】对了春卷,你这是第一次进男厕所吗

天海兰太郎
【闻言抬头看向春川和百田】

春川魔姬
【站在百田身后沉默地认真盯着人修理,即便一些处理方式看似并无什么显著的效果。突然被问话微怔了怔低头摆弄头发即开口回应】嗯。遇到紧急状况,也不是不可以吧?【话锋一转】比起这个,从刚才开始就没什么进度,这边……是不是少一个。【指了指水管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马小吉
【看向门内和谐温馨的相处场景有些不自在,转而走向宿舍区】“说起来最原酱会不会感冒啊…差点摔跤什么的…”【不自觉的走到最原的房间门口,听见里面不断的水声内心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试试敲了敲门】“最原酱——我来找你了哦——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海兰太郎
“确实……像是被谁撬走了。”

百田解斗
【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】好像是真的。【拍了拍maki的肩,爽朗的笑】居然能发现我百田解斗都没发现的地方!真厉害啊!【疑惑】可是...会是谁拿走了呢?

春川魔姬
【任由人重重拍下自己的肩膀,看着对方的笑脸随即便不再追究,语气稍放缓了些】嫌疑就在刚才赶到这边的人身上。【若有所思】得尽快找到他把零件拿回来了。【心中已有怀疑的人选即刻向门外走去,偏过头淡淡打了声招呼】先走了。

百田解斗
【似乎是出于本能,不假思索的就追了上去】喂,等等啊!

天海兰太郎
【发觉只剩自己一个了,拿百田留下的钳子用力扳】“哎呀,要加油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原终一
【里面水声太大,完全没听到小吉敲门】

王马小吉
【过了几分钟并没有听见里面除了水声有其他的动静,于是再度呼喊了几遍】最原酱——?【内心想到水声太大无法听到的可能性,又试着把音量提高呼喊但仍然未果】“怎么办啊…”【滑下去坐在门口,锁在自己的怀里,内心的担忧无法抑制的涌出,激烈的与尊重他人的原则做着碰撞】
【慢慢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,熟练的找出一根铁丝,伸入锁孔中转动,听觉时刻注意着进度】“咔。”【熟悉的一声微响代表着成功的到来,神气的回收掉铁丝打开门】“那个——最原酱——?”

最原终一
【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,停下了水】是谁在外面?

王马小吉
【呼喊着房间主人的名字得到了回应,隐约听见水声聚集的地方有问话传来】“最原酱吗?是我哟~呢嘻嘻,我来看一下最原酱怎么样啦——”【保持着愉快的语调宣告自己的身份,慢慢靠近最原所在的地方】

最原终一
【下意识的想把浴室门锁上,结果发现男生宿舍里浴室门根本就不能锁,只好把衣服穿上,但是衣服放在床上了没有拿进浴室!!!默默把浴巾裹在身上,站在门口死死拉住门把手,杜绝一切会被小吉闯进来的可能性。】是王马君吗?那个,我,我现在不太方便,可不可以请你先出去一下?

王马小吉
【听到对方的话语心生疑惑】“诶——好遗憾啊,我想跟最原酱一起洗澡的来着呢~”【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因为害羞,心里的担忧瞬间染上了调皮的色彩,好奇的等待着对方的反应】“那么我进来了哟~”

最原终一
【被小吉的话说得脸一红,没想到小吉居然会有这样的举动,只能死死拽住门把手,企图阻止他推门进来】王,王马君,一起洗澡什么的,还是,不用了。

王马小吉
【手覆上门把的时候感觉到那边的外力作用阻碍着自己,于是转向语言交涉】“大家都是男人啊为什么不能一起…”【故意把话尾带上失望的语调,心想以对方的性格绝对会心软,这样自己便可大功告成】

最原终一
【脸越来越红,听到对方有些失望的语气,手上的力气逐渐松了下来】但,但是……一起洗澡什么的,还是有点……

王马小吉
【听见对方软下来的语气知道自己成功了大半,趁着对方没使上力于是干脆拉开门】“将将——我来啦——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赤松枫
【吃完饭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些,走向厕所,却只看见了百田】“百田君,其他人呢?”

百田解斗
天海留在厕所修水管,似乎少了一个部件,我和春卷正准备一起找王马问问。终一在房间洗澡。赤松你要一起去看看吗?

赤松枫
【若有所思】“……这样啊……我去看看最原君怎么样了,不知道他洗完了没有……”【向百田到了个别后朝宿舍区走去】

百田解斗
【为了找王马而和maki一起到了宿舍区,却看见了最原虚掩着的门】

最原终一
【门被打开不禁吓了一跳,连忙转身捂住自己】王,王马君,快点出去,拜托!【脸红的像个苹果】

赤松枫
【推开门以后】“啊!!!!王马君!你在干什么啊!!!!”【说着迅速转身】

百田解斗
【迈入赤松推开的大门】王马?!你在干什么?!

赤松枫
【脸上有些发烧】“春川桑,不要往里面看……”

春川魔姬
【见赤松的反应难得惊讶地怔住,点了点头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海兰太郎
【同时刻,看见ki-bo经过厕所正门,叫住了他。在ki-bo的帮助下堵住了水管。】“呼——剩下的只能找黑白熊解决了。”【终于能松口气,和ki-bo回到寝室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王马小吉
【看见突然破门而入的人回过头】诶…大家都来了吗——【刚踏入浴室的脚退回来】“我只是来关心一下最原酱啦~”

赤松枫
【仍迟迟不敢转头】“不行,我待会要弹首《A小调圆舞曲》冷静一下。”【强行让脸上的红晕退下】

最原终一
呃啊……【蚊香眼】为什么,大家,都……【一脸通红,趁小吉转过去的时候关上了浴室门】

百田解斗
别担心,终一!【一把拽住小吉】

王马小吉
【突然被拽住让人有些神楞,反应过来后试图挣脱】“干什么啦…!!明明就是个笨蛋啊为什么要阻止我。”【有些急躁的声音,虽然比面前的人矮的多但还是盯着他,同时手揉着刚挣脱的手腕】

赤松枫
【听到浴室的门关了的声音,才小心的往里瞥了一眼,看到浴室的门关上了,才松了口气】“好了,春川桑,可以进去了。不过百田君在组止王马君,可能会有点吵……”

最原终一
【结结巴巴地大声说出来】总,总之,大家先回去吧!【这次不敢像上次一样,死死抓住门把手,不敢有一丝松动】

百田解斗
【注视着眼前一脸不爽的少年,用平常少有的严肃语气说】不许对终一有奇怪的妄想。他是我的助手。【回头,看着maki,换上缓和的语气】已经没事了,走吧

天海兰太郎
【拍拍百田肩膀】“厕所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,靠黑白熊善后就行。”

春川魔姬
【听见门内乱七八糟的声响深叹了口气,对上百田投来的视线以平和下来的表情静静回应】嗯。【隐约听闻房内的人的细碎言谈,似乎能自己解决好的样子,转而看向赤松】那么,先回去了。【转身离开】

王马小吉
【看着大家都离开的身影有些茫然,回想着最原最后的话语只能抚上门】“那最原酱好好洗吧~我走了哦~”【一向爱说谎的体质让脸上的落寞表情和调皮语调形成对比,内心的关心无法说出只能以这个方式来表达】

最原终一
【听到小吉的话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沉默了一会,说了一句】王马君,没关系的,不用放在心上。

王马小吉
【听到最原的话,将迈出的步子停了一下】“诶~难道最原酱觉得我会在意吗~”【换成一向明媚的语气否定着对方的发言】“再见噢——嘻嘻~”【慢慢踏出门继而走远,脸上任何表情都收了起来,沉默着步回房间】

赤松枫
【站在门口既没有进去也没有走】“那个,最原君,你没事吧?”

最原终一
【听出是赤松的声音,不禁嘴角翘起】我没有事,不用担心。谢谢赤松桑的关心,我很高兴。

赤松枫
“朋友间不用这么客气。嗯,那个,最原君,你……洗完澡没有?我可以进房间么?”

最原终一
【挠头】啊,抱歉,马上就好【快步走出浴室,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】好了,进来吧,赤松桑。【脸颊有些红】

赤松枫
【得到同意后缓缓走进最原的房间】“最原君,没关系吧,身体。”【也许是在男生房间的缘故,脸有些发烫】

最原终一
【低头坐着,一只手把玩着自己的呆毛,一只手撑在膝盖上】没,没关系的

赤松枫
【不禁觉得最原这样很可爱,没忍住就笑了出来】“噗……啊,没关系就好。”

最原终一
【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房间里安静的出奇,气氛也无比尴尬,仿佛空气都凝固了】

赤松枫
【努力的想着有什么话题可以说。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挣扎,意识到没什么话可以说,也不可以就呆在这让空气继续沉默】“嗯……既然没什么事了,那,最原君,我回房间了哦?”

最原终一
【点头,微笑地看着她】好的,赤松桑,再见。

赤松枫
【缓缓的走到门外,闻言,回头一笑】“嗯,最原君,再见。”【随后轻轻的关上门,生怕吵到了坐在里面的人】“再见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下自我发言
无论是我个人呢还是这个群呢,都是第一次群语c…对于思路和配合可能都,不是太磨合的来,出现好几次撞车的情况hhhhh但我个人来讲还是非常开心ww虽然自己完全是小白但是对完了真好x
然后最开始呢我觉得大家应该都想的是,比较温馨的,还没有自相残杀的,那样的学院生活。有个捣蛋鬼啊然后大家一起来修啊,结果又没有人会只能乱七八糟的大叫w手忙脚乱的那种ww。结果一开始我【小吉】就被全员怀疑了…!!?虽然说是钦定但这也太…后来想想我真的崩太多对于情绪什么的完全没掌控好…甚至从最开始的日常变成了一点点,伤感,的感觉。因为我中途本体说了一段话吧大概,我说我觉得我要是小吉应该蛮悲伤的…被不少人怀疑啊还没大哥拉呀什么的,虽然确实是会调皮但是本质上还是个孩子我觉得…也会有感情,但是一直说谎就变得把感情压抑在心里了,然后如果只是想开开玩笑结果做错了事导致有人生病也会担忧吧……虽然说肯定不会表现出来……然后又是担心又是怀疑又看见最原那个反应,本来想使事态变好的他心里也会蛮复杂吧……就像学裁虽然一直搅屎但还是会让大家走上正确的路,讨厌着这样的自相残杀,又喜欢着大家的,却表面上截然相反的说谎的他……我全程特别心疼想到这个之后可能也带入情绪了……然后如果不闯浴室可能剧情走向重点就在水管【我也很心疼水管君】但最原役本体说一起洗呀xx我就开脑洞了,之后也有问闯不闯浴室然后被回答说“闯闯闯”于是我就很开心的搞事了【。】
大家辛苦了!【360°鞠躬】

以上。

总,总之摸了个最原…感觉真的需要多练习啊看着自己都嫌弃了…。
下次用电脑传试试看可能画质会好一点【躺】现在只碰得到手机
不要脸的丢p站xxxx
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illust_id=61172958&mode=medium

【吉最】【r15】请别再对我说谎了?

刚刚发图结果被和谐了…saddd跑到微博让自己第一辆车幸存一下otzzzz
以下链接x
http://m.weibo.cn/5603837782/4068935294735303
【人生重来算了.jpg】